天韵配音网-专业在线网络配音服务商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配音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去年8月,一个名为“你们看的电视剧都是我们四个在谈恋爱”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并一度冲到榜首,引发全网热议。热搜的焦点是乔诗语、季冠霖、边江、张杰四位配音演员。网友发现,许多国产剧男女主角的配音都是他们四个。

  今年夏天,国漫《哪吒之魔童降世》和《罗小黑战记》相继热映,在取得口碑、票房双丰收的同时,也引发了观众对电影幕后配音团队声娱文化和北斗企鹅的关注。此外,腾讯暑期档网剧《陈情令》更是在官方宣传海报上,首次将配音演员的名字署在了演员旁边。配音这个长久以来“水泼不进”的行业,似乎终于结束了漫长的“神秘”生涯,拨云见日了。

  其实配音演员这个职业首次掀起水花是在2012年。那一年,《甄嬛传》大火,由于配音太过浑然天成,许多观众难以相信“甄嬛”这个角色竟然不是孙俪的原声。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许多人开始主动了解配音演员这个职业,进而发现,原来这些光鲜靓丽的角色背后还隐藏着那么多的“幕后英雄”。

  2018年初,湖南卫视推出原创声音竞演综艺《声临其境》,节目邀请了不少影视演员,他们凭借深厚的台词功力赢得了评委和观众的肯定。然而,问题也由此产生:既然演员可以完成配音的工作,那为什么还要请配音呢?

  古装戏中,为了保证声音和画面的统一,避免跳戏,必须给港台演员配音;在一些比较复杂的拍摄场地比如横店影视城,经常有几个剧组同时拍摄的情况,同期收录很难听清演员的台词。在这些时候,后期配音必须要由配音演员来完成。

  但是,部分影视剧实为“滥用”配音。剧组对演员表演水平不甚在意,甚至不要求演员说出完整台词,反而寄希望于配音演员“力挽狂澜”。

  事实上,剧组在必要的时候请配音演员来完成配音以保证剧目质量,这本无可厚非,但若因此而对演员台词和表演放低要求,则是十分不可取的。配音演员可以做锦上添花的那朵“花”,却不是补天的女娲;配音永远不可能是“主角”,却是一名演员的基本功。

  配音演员姜广涛曾表示:“配音演员最本职的工作其实是译制片和动画片,配国产剧完全是个美丽的误会。”21世纪初,我国的文娱产业还比较单一,影视配音是不少配音演员的唯一选择。如今,文娱产业遍地开花,国漫大有起色,有声书、游戏、短视频、广播剧需求不断增加,再加上人工智能日新月异的发展,给配音演员这个职业带来了更多的机遇。而这些充满无限可能的新领域,才是配音演员应该大展拳脚的地方。

  影视行业最好的时期一定不是画面日臻完美而配音千篇一律的时期,而是场景同期收录,配音千人千面的时期。把影视配音的机会留给演员吧,让配音演员去他们该去的地方。

  “你们看的电视剧都是我们四个在谈恋爱”登上微博热搜,突出反映了影视剧配音人才缺乏、资源过于集中的现状。

  十几年前,配音被认为是“水泼不进”的行业。那时,由于门槛较高、酬劳也较少,配音演员难以保证基本生计,加上行业信息封闭、标准不明,因此专职配音演员很少。后来,随着文娱产业的发展,配音演员的待遇有所改善,行业发展也稍有起色,但仍然存在资源过于集中,新人缺乏合理的流动上升机制等问题。

  近年来,在国漫、游戏、有声书、广播剧等领域蓬勃发展的影响下,配音行业逐渐向着系统化和专业化发展。

  其中最为突出的一点就是,专业的配音培训单位开始出现。729声工场、冠声文化、光合积木等公司先后开设了配音培训班,培养新人。目前来看,培训工作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很多优秀的新人加入了配音团队,开始在专业配音老师的指导下进行声音产出。预计在未来,这样的现象会越来越多。

  配音需要传承,需要新鲜血液,配音行业的良性发展,需要前、中、后端的共同努力。在前端,形成以各大院校的配音专业和各工作室的培训班为主的人才培养体制,促进学院教育与市场培训直接接洽、形成合力,培养优秀的配音人才;而好的人才需要好项目、好作品来激发他们的潜力,在中端,影视后期等相关领域不妨多点宽容,给新人一些机会,保证供给与需求通道的畅通;在后端,观众应对文艺作品保持清醒的态度,给予市场理性、客观的反馈。

  梅兰芳年少时眼皮下垂,眼珠转动不灵活,后来,他想出了一个通过养鸽子来锻炼眼力的办法,既而十年如一日地通过观察鸽子飞行来锻炼眼睛灵活度,最终呈现出声情并茂的舞台表演,成为一代京剧表演艺术大师。

  季冠霖在通过《甄嬛传》广为人知之前,已经在配音这个岗位上默默无闻了十多年。729声工场的苏尚卿、郭浩然在刚入行的时候,甚至难以靠工作解决温饱问题。为《楚乔传》、《古剑奇谭》等电视剧配音的乔诗语也曾说:“一个配音演员成长起来,起码有2000集戏打底,这就要3-5年,不是每个人都熬得住的。”

  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往往会有很长一段咬牙坚持的岁月,经济学里把这些叫做“沉没成本”。对配音演员来说,“沉没成本”就是那些历尽磨难而籍籍无名的日日夜夜。

  在业内,配音演员也被称为“棚虫”,因为他们要长时间待在录音棚里。有时为了赶进度,配音演员要在全封闭的录音棚里待上一整天,而为了避免收到杂音,配音时不能开空调和风扇,也不能乱动。

  古语云:“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太多人将“一举成名”作为目标,却忽视了“十年寒窗”这个重要前提,而这正是通往成功的必要“成本”。

  70、80年代是我国配音行业的“黄金时代”,那时,国家刚刚改革开放,民众对外国文化渴求,译制片大火。和那个时期很多文艺作品的创作一样,经济收益通常不是各制片厂打造动画和译制片的首要目的,因此在配音工作上,各厂也常常不计时间和经济成本。

  那时,一部译制片的产生需要经历以下过程:首先,配音导演观看原片,了解全局;接着,由翻译将台词翻译成中文;随后,口型员根据外文文本长度和口型对台词进行核对和调整;然后是各演职人员一起观看原片、分配角色,并根据演员配音习惯再次调整台词;最后,配音演员要像排话剧一样进行对戏,有充分准备后方可进棚录制。一般来说,影片从配前准备到完成录制需要月余,有的甚至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

  而反观如今的影视剧,制作方为了追求画面的精致,在前期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加上赶着上映,留给配音的时间常常不足两周。以电影《大鱼海棠》为例,季冠霖为女主角椿配音只用了两三天时间,而鹿神、赤松子、嫘祖等配角一共才录了一个晚上。译制片则更是如此,为了追求国内外同步上映,不少影片画面制作和提交甚至赶不上国内译制版制作截止时间,想要细细打磨配音更是天方夜谭。

  片方对作品的诚意观众是能够感受到的,这也正是《阿凡提》、《大闹天宫》、《佐罗》等作品至今都为人津津乐道的原因。一部从前期准备到后期制作都用心考究的作品,才具有流传和推广的价值。

  与70、80年代配音紧紧围绕译制片和动画片不同,如今,广播剧、游戏、智能语音等领域的发展,都刺激着市场对配音的需求。

  以广播剧为例,它以广播的形式讲述剧情、塑造人物,将书中画面通过声音再现,既为听众想象人物外貌和真实场景提供了一个更为具体的方向,又保留了一定的想象空间。近几年,伴随着广播剧的商业化,行业整体向着专业、精良的方向发展,精品迭出;而近几年影视作品审查的日渐严格,也为广播剧提供了更好的发展环境。

  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日渐高涨的市场需求,已经将配音行业从狭窄逼仄的小道推向了柳暗花明的坦途。

这里是分享代码,在后台添加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